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美食资讯 正文

老汉趴在娇;丝袜女总裁的娇吟

    苏羡意今天去试驾,许多人都知道,陆识微还在群里问她感觉如何,她回答挺好,许阳州等人还在群里提醒她购车时的一些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只有谢驭说了句:

    【你一个人能独自开车?】

    苏羡意:【哥,你不用担心我,我现在技术很好。】

    【谁给你的自信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小翘臀:【谢哥儿,你对自己带出来的徒弟,这么没自信啊?】

    【@苏羡意,出去别说,你是我教出来的。】

    苏羡意羞愤,干脆@陆识微。

    让她管管谢驭,却久不见她出现。

    谢驭:【打小报告,谁纵出的你这坏习惯?】

    苏羡意没等到嫂子给自己撑腰。

    只能被自家哥哥压着,有些憋屈。

    陆时渊帮她夹菜,又夹了个鸡腿给苏呈,“小呈,你怎么了?今天都没怎么听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呈平时话很多,今天倒是异常安静。

    “谢谢二哥。”苏呈咬了口鸡腿,“我正在思考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思考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身边有靠谱的兼职给我介绍吗?”苏呈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兼职?”陆时渊笑着,大学生出去兼职很正常,“你是想出去锻炼一下自己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赚钱!”

    这理由……

    多实在啊!

    “你缺钱?”

    “不缺,我想买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呈想着,老爹这种大忽悠是靠不住的,人啊,这辈子能依靠的,终究只有自己,学业并不紧张,自己还是有富余时间的。

    送苏呈回学校时,他还叮嘱陆时渊,一定要帮他留心。

    目送他进入学校,陆时渊才笑着看向苏羡意:

    “最近是怎么了?一个让我留我租房信息,一个让我帮忙找兼职,这是把我当中介了?”

    “小呈就是一时兴起,你不用管他,他能做什么工作啊。”苏羡意笑道,“对了,在前面那边可以临时停车的地方,换我开吧。”

    陆时渊点头。

    经过谢驭的教导,苏羡意开车技术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开车挺稳,就是新手上路,有些生疏。

    当车子经停一个红灯时,陆时渊忽然低声说了句:

    “适合小呈的工作,还真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苏羡意观察着红灯时间,回答得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去给成苍堂妹当家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羡意呆愣得看向陆时渊,“二哥,你不是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厉成苍是什么人啊?

    认识久了,苏羡意对厉家也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世代都是从事军警职业的,厉家那群人,都是非常严肃正经的,根据许阳州的说法,他们家人可能都不会笑,严肃的要命,逢年过节送礼,他都不愿去厉家。

    就她弟弟这性子。

    进了厉家,上蹿下跳,惹了什么大佬,怕是不能活着出来。

    那简直就是一个小鸡崽,掉进了狼窝。

    “哔哔哔——”此时后面有车辆在催,苏羡意这才注意到红灯已跳成绿灯,急忙开车。

    陆时渊却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我很认真,成苍应该也有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厉成苍之前问过他苏呈怎么样?

    陆时渊当时一门心思扑在苏羡意身上,并未深究。

    后来细想,他定然是有这个想法的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要了,让小呈多活几年吧,厉大哥那堂妹,连厉家人都管不了,我估计小呈更hold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挺乖的,没你想得可怕。”

    苏羡意直摇头。

    厉家那种龙潭虎穴还是离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苏呈性子欢脱,做事三分钟热度,让他带人出去玩,那肯定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辅导功课?她还真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对方又是高三生,是很重要的时候,要是把她带坏,耽误了学习,厉成苍那性子,怕是能把苏呈倒吊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呈快过生日了,我准备给他弄个小型的生日宴。”苏羡意直接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18岁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该小办一下,那我去安排,他生日是几号,我得看一下大家是否有空,我姐最近反正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识微的确忙,从国庆前就积压了不少工作,后来又被谢驭“纠缠”。

    再度上班,以前欠的债,都是要还的。

    她此时刚和合作伙伴聊完,一个项目谈得两点多,达成初步合作意向,准备带对方去吃点东西,再送其回酒店。

    上车后,赵姐还在说合作的事,“……我觉得对方价格压得有点低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生意都不好做。”陆识微说着从包里翻出化妆镜,准备看一下妆容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我们家老板近来沉迷谈恋爱,无心工作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姐眼尖,发现她包里有个药盒,“你生病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伸手将药盒拿出,看到上面的字样随即压着声音,“你跟谢哥儿在一起,他不做措施吗?让你吃药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就是上次旅游,出了次意外,忘记做措施了,这事儿不怪他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事后也没吃药?”

    包装盒完整,压根没拆开过。

    “上次回来,直接去爷爷那里吃饭,忘了。”

    赵姐瞠目,瞳孔微颤。

    又生怕被前面开车的司机听到,声音压得极低:

    “我的亲娘啊,这种事你也能忘?万一怀了怎么办?你可真是心大。”

    “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谢哥儿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姐觉得这两人简直疯了。

    生孩子这么容易吗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距离两人旅游回来,已过去很多天,再怎么避孕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应酬客户时,赵姐说她身体不舒服,没让她喝酒,就连螃蟹都没让她碰,说性寒,不适合她食用,完全把她当孕妇看待。

    搞得陆识微哭笑不得,觉得她小题大做。

    “我那时候应该是安全期,怀孕概率很低,况且哪儿有一次就中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那晚就做了一次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姐一脸了然,“就谢哥儿那体格,一夜一次,我都瞧不起他。”

    陆识微脑壳开始疼了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思满嘴跑火车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就是安全期怀孕的。”

    陆识微听了这话,倒是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怀孕时,前期备孕了大半年,你最近一直熬夜加班,饮食也不规律,这事儿吧,你可以回去咨询一下你弟弟,他毕竟是医生,懂得多。”

    陆识微听了她的话,安顿好客户,真的回了趟大院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陆时渊发现自家姐姐,一直盯着自己,笑得格外诡异。

    看得他心里有些发毛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饥渴浪受h*将军抬起她两腿

和两个嫩模在酒店双飞 (激情黄色小说)最新章节列表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