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食材大全 正文

不要舔花心酸.男女最激烈的床戏小说

    她伸手去抱Juice,纤细的手指触上他的胸膛,像是闪电划过胸口,奔涌的东西一泄而出,“子若,你不认识我吗?” 

    “我们见过吗?”徐子若反问,目光像是在看搭讪的痴汉。 

    “我们……以前很熟……”苍宇用了委婉的说法。 

    “抱歉,我想不起来。”客气疏离,两只手对着他怀中的小肉丸发力。 

    Juice急了,连声大叫:“papa!papa!” 

    “不是爸爸!我跟你说了!爸爸过两天就来!”徐子若的语气重了起来,不自觉的,她说了国语。 

    可Juice却搂着苍宇的脖子不肯撒手,还呜呜哭了起来。 

    苍宇伸手拍拍Juice的后背,手腕触到她的手腕,竟比初恋还令人悸动。 

    “我哄她睡了再说吧。”苍宇轻声说道。 

    “她一身脏,得先洗澡。”徐子若坚持道。 

    一说洗澡,Juice停了假哭,又对着苍宇耳畔说道:“papa……洗!” 

    这回徐子若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对着Juice问道:“你刚说什么?再说一次!” 

    “papa……洗!”Juice搂紧了苍宇的脖子。 

    别的小孩一岁左右就开始学说话,可Juice两岁多了,除了“papa”、“mama”,什么都不会,徐子若一直以为是语言环境太过复杂,可没想到Juice竟然这时候开了金口。 

    “不行,叔叔是男生,你是女生,女生不能让男生洗澡,妈妈给你洗!”徐子若的手又用了用力。 

    此时徐母插了一嘴:“孩子还小,不用分那么清楚,去洗了哄睡了就完事了。” 

    徐子若的手松了松,语气也软了一些,“Juice,妈妈让叔叔一起去给你洗好不好?” 

    这话一出口,徐家父母偷偷笑,苍宇也轻轻扬起唇角,摸了摸Juice的头,柔声说道:“听见了吗?一起去。” 

    这下小肉丸不闹了,默默点了点头。 

    浴室里,徐子若打开水龙头,浴缸渐渐满起来。 

    苍宇抱着昏昏欲睡的Juice站在一旁,雾气渐渐弥漫,他看着默默站在一旁的徐子若,眼中,也雾气升腾。 

    “你……这几年还好吗?”他竭力压住自己即将崩泄的情感,尽量平缓地问道。 

    徐子若转头看着他,淡淡说道:“先生,我真的不认识你。” 

    是真的看陌生人的目光,一点点熟悉和伪装的意味都没有。 

    这样的见面在苍宇预料之中,她绝对是被画梵抽离了记忆,忘得干干净净,彻彻底底,不留一丝痕迹。 

    “那我们……重新认识一下,我叫苍宇……”他哽咽着,伸出右手来。 

    徐子若也伸出右手来,故意的,手背微微向上,让他看见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,“Madelynn,已婚。” 

    她以为这下子断了他的念想,却没想到,苍宇笑了。 

    因为那枚婚戒,正是当年他设计的“夙世今生”。 

    已婚,戴着的婚戒却是自己送的那枚,这情形,怪怪的。 

    更何况徐母刚才说过了,徐子若说,她根本没结婚。 

    苍宇轻握她的手,很想,很想,用力握住,再也不放,可还是忍住了,非常绅士的,轻握指尖几秒便松开。 

    小肉丸已经在他肩头睡着,徐子若伸手抱了过来,依旧客气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,麻烦你了,这孩子平时不这样,我来给她洗就好。” 

    虽然是个幼儿,但苍宇还是回避了。 

    走出浴室,徐母叫住了他,拉到客厅坐下,轻声问道:“怎么样,她有没有想起你来?” 

    “没有,不会想起来了。”本该伤感的话,苍宇却是笑着说的。 

    这让徐母摸不清头脑,怎么想不起来,他还会这么高兴? 

    “你……”是不是傻了…… 

    后半句徐母不敢说出口。 

    苍宇又是一笑,拉住了徐母的手,“妈,这回,我们肯定能结婚了!” 

    “你俩在里面说什么了?”徐母问。 

    “我们只是互相认识了一下,不过,”苍宇唇角飞扬,“她手上戴的戒指,是我当初送给她的。” 

    “你意思是她还记得你?”徐父赶忙问道。 

    “她肯定不记得我,我可以确定,但……我觉得她还会重新爱上我……”苍宇自信满满。 

    徐家二老语塞,女儿没结婚,虽说带着个孩子吧,但也不可能单一辈子,面前的人,正是他们一直认定的首选。 

    并不是论家世财富,而单说痴心一片,在人彻底失踪的情况下,等了足足三年,还替她照顾父母,就足以得到他们的首肯。 

    徐家二老对视一眼,徐母开口:“我们不反对,早就希望你们在一起了。” 

    “那就好!”苍宇笑得春光明媚,“爸!妈!” 

    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,“我怎么不知道,你们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儿子?” 

    苍宇转头看去,徐子若怀里抱着熟睡的juice,唇角向下,显然不大满意眼前这个男人管自己的父母叫爸妈。 

    苍宇起身走过去,试图接过她手中的小肉丸,边说道:“我帮你抱她进去。” 

    “不用!”徐子若拒绝得干脆,转头向保姆July说道,“Take her in!”(抱她进去) 

    Juice被抱走,苍宇以为徐子若会坐下跟他们聊聊天,却没想到,那张冷冰冰的嘴唇说道:“我先进去了,你们慢慢聊!” 

    说完,真的转身就走,没有留给苍宇一丝丝注视。 

    没想到一别三年,徐子若对着他这张脸,竟然丝毫无感,这让苍宇稍感挫败。 

    可他绝对是那种越挫越勇的人,确认她并没有结婚,那么接下来,苍宇便有了计划。 

    首先要攻陷的是岳父岳母大人,这一关非常轻松,凭借几年的关系,他早已获得岳父岳母的首肯。 

    但是苍宇并没有走,而是走进厨房戴上了围裙。 

    要攻陷一个宝妈,不管她是高冷的还是淡漠的,首先攻陷那个娃娃,绝对没有错。 

    Juice是睡着了,但她用不了多久就会醒来。 

    徐子若是躲起来了,但她也总要吃晚饭。 

    多少年没有下厨房,苍宇不免手生,但他的优势,就是智商爆棚。 

    手机上菜谱有很多,只需要照样子学着做,对他来说,一点都不难。 

    孩子喜欢的,莫过于糖醋里脊、鱼香肉丝、番茄虾球、可乐鸡翅。 

    徐子若喜欢的,不知还是不是当年的小酥肉。 

    还记得,当年徐家父母牢狱之灾归来时,就在这间厨房里,徐子若像小尾巴一样,跟在他身后。 

    但却不知怎的,画风突转,两人相对不相识。 

    那是个夏天,这也是。 

    苍宇怀念起那一双冰凉的小手,贴在自己肚皮上,像尾巴一样抱着自己。 

    一只只剥着虾壳,苍宇的眼眶有些湿,现如今肯抱着他的,只有那个软糯的小肉丸子。 

    多少年没抱过孩子,孩子们看见他甚至会被吓跑,却不知那孩子是怎么了,一见面就对他亲亲热热。 

    如今他还是那个他,但脸上身上,却多了好几道疤,这不算什么,心上那道,才是最深的。 

    可惜冰箱里没有蘑菇,否则苍宇还要给他们熬一道蘑菇汤,还记得徐子若曾经,最爱那种天然的鲜美。 

    一下午时光,在厨房里洗洗切切度过,像个居家男人一样,谁也看不出,在遥远的京都,这男人是个分分钟千万上下身价的人物。 

    曾经他说过,要让她十指不沾阳春水,让她那双手只用来弹琴。 

    可刚才盈盈一握,他便看到,她手上的几处刀疤。 

    定是当年聂湛踩断了手骨,她不知道当时忍下多少疼痛,也不知事后手术时吃了多少苦。 

    人总是自私的,当年马悠为他挨过上千刀,说实话,他一点感觉都没有。 

    可徐子若手上的伤,却如同伤到了他的心一样。 

    一下午,徐子若在房间里没有出来,苍宇不禁在想,她在做什么?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 

    按道理说,忘记了自己,那么她的世界应该很单纯,怎么会变得这么阴霾? 

躲在房间里的徐子若,打开笔记本电脑,按下社交软件的视频按键。 

    不多时,对方便接了起来,屏幕上,那张脸和当年一般无二,眉目如画,清秀俊逸。 

    “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徐子若十分随意地对他说,语气之中,没有亲昵,也没有怨愤,只是淡淡的,像是多年的老友一样。 

    画梵微微一笑,“后天就到,你这两天可还好?” 

    “不怎么好,吃安眠药才能睡着,一吵我就头疼得厉害。” 

    “Juice怎么样?是不是天天吵你?” 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性奴被催乳调教小说_我把女朋友日出水了好爽

结婚当晚睡了伴娘&他冲撞她求饶她不顾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