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食材大全 正文

性奴被催乳调教小说_我把女朋友日出水了好爽

卢畊弘嘴硬辩解:“我只是做个假设,又不真跟你弄。”

 

伍苇静白他一眼,不再说话,他却是注意到伍苇静夹了下腿,不禁愕然咽口水。

 

伍苇静哪里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,脸上不由得一热。

 

她的身体确实有反应了。

 

别看她给卢畊弘检查的时候云淡风轻,其实她是非常想的。

 

都怪卢畊弘的宝贝太诱人了,她已经很久没饱饭吃了,徐岱川可喂不饱她。

 

两人各怀心事,经过一家三星级酒店的时候,伍苇静跟卢畊弘说:“从这里进去吧,我约的人应该开好房了。”

 

卢畊弘听着很是好奇,怎么治病治到酒店里来了?

 

到前台一问,拿到钥匙伍苇静就带着他往里走。

 

卢畊弘跟在伍苇静后面,看着她的臀一扭一扭的,不禁浮现一个想法……她不会是因为我接连的暗示,借着治病的幌子,实则是想跟我那个吧?

 

回想那晚跟她和徐岱川吃饭,卢畊弘总感觉他们的感情不太好,要是猜中的话,卢畊弘就有得乐了。

 

正想着,伍苇静突然停步,卢畊弘刹车不及就撞她身上了。

 

正好因为幻想卢畊弘又起劲了,那物一下挤进她腿间,她被撞得“啊”的一声,往下一看脸就红了,嗔卢畊弘说:“你干嘛呢?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,让人看到多不好。”

 

卢畊弘窘得直想找地缝钻,捂住了说:“对不起,下次你让我走前面。”
 

伍苇静大概想到卢畊弘为什么这么说了,她耍小性子拧卢畊弘一下才开门,却不知卢畊弘因为她的亲密行为都嗨翻了。

 

看到房里真有个女孩,卢畊弘才知道自己误会了。

 

伍苇静真是约了人给他治病的,只是那女孩他瞧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

怎么说呢,那女孩长得挺漂亮的,二十三四的年纪,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,可她的妆容衣着,实在太像娱乐城坐台的了。

 

脸上画得跟妖精似的,一条小裙子,又短又紧,把她美臀的诱力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

她一米七的个儿,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双大长腿,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“腰以下全是腿”,竟还踩着恨天高,高度直逼一米八二的卢畊弘。

 

她那双大长腿上裹着黑丝,充满了神秘的气息。

 

她上方是条抹胸,也是又短又紧,底下的小细腰上,肚脐眼那儿挂着个小银环,银环上坠着半圈细小的铃铛,走动时隐隐能听到“叮铃铃”的脆响,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分的女人。

 

她过来跟伍苇静打招呼,嚼着口香糖,痞里痞气的拿下巴指卢畊弘问说:“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病人吗?长得还挺帅的。”说着她勾卢畊弘的下巴看,就像挑牲口,看牲口牙口好不好一样。

 

卢畊弘不满的挣开以后,她格格直笑,说:“哟!还害羞呢?多大的人了。”

 

卢畊弘让她说得满脸通红,拉伍苇静到一边问说:“她是什么人?跟咱们治病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

那女孩也不介意,见他们有话说,就跟伍苇静说:“你们先聊着,我洗个澡。”说着边脱上衣边进洗澡间,她里面没穿里衣,裹胸一去,从后卢畊弘看着她两侧突了两片白皙出来,看得卢畊弘又是眼馋又觉不好意思,尤其她拐进洗澡间的那一瞬,卢畊弘觉得自己看到了她一边的柔软,不由得有了感觉。

 

伍苇静拧了他一下他才回神,小声跟他说:“她是干那个的,你明白吧?我以前是妇科的,曾给她看过病。后来职业需要,我就跟她有了些业务往来。我找她来呢,就是想看你们做的时候你什么反应,才好判断你的问题有多严重。你不介意吧?”

 

什么不介意?卢畊弘太介意了。

 

他喜欢伍苇静,伍苇静却让他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弄,那他以后还怎么追她?

 

但一想到这是治病,如果自己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的话,追她就是妄想,无奈之下卢畊弘只好说:“好吧,我可以跟她试一下,但不真弄,可以吗?”

 

“想得挺美的,你知道她什么价位吗?还真弄,最多就让你们接触一下,不过你应该也弄不了吧?”伍苇静说完想笑,可能顾虑卢畊弘的面子,就憋住了,脸涨得通红。

 

卢畊弘听朋友说过,有些极品的坐台,一次能要好几千块。依着那女孩的颜值,卢畊弘估计应该也差不多,不禁咋舌,伍苇静为了找人辅助她给病人治病,还挺敢下本的。

 

他们聊没几句那女孩就出来了,手里拎着高跟鞋,赤着一双无可挑剔的白皙美足,脚趾甲红通通的,跟她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。
 

她身上只裹着条短短的浴巾,上方下方露出的风景不少,她脸上却没半点羞涩,把高跟鞋一扔,大大方方的问卢畊弘说:“你要洗一下吗?”

 

卢畊弘咽了下口水,忙说:“要。”说完就跑进洗澡间了。

 

他受不了了,长这么大,他还是第一见到这样的阵仗。

 

听见外头那女孩格格直笑,卢畊弘觉得自己糗出大了,今天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大胆的事,他平时看个女孩都偷偷摸摸的,这次居然被迫要嫖,尽管不一定来真的。

 

见到洗澡间里挂着那女孩的黑色小底裤,卢畊弘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安,摸了下却不敢拿下来做什么,因为像这种坐台的女孩,谁知道她干不干净。

 

为了给伍苇静一个好的印象,卢畊弘也想在那女孩面前挣回点面子,着实大力搓洗了一番。

 

出去的时候,那俩相谈甚欢的妞看着他眼睛一亮,那女孩夸张的说道:“没想到你收拾一下会这么帅。”说完撩他说:“要不,咱们友谊交流一下好不好?只要你能行,尽管弄,我不收你钱。”

 

伍苇静打了她一下,引得她格格直笑,逗趣说:“伍医生,你是不是也想了?行,我不跟你抢。你先来,你不行了我再来。”

 

伍苇静懒得理她,叫卢畊弘脱衣服到床上躺下。

 

卢畊弘挺不好意思的,尤其这里有两个女人。

 

但想到怎么都是要出来献丑的,犹豫着也就脱了。

 

裤子一去,那女孩倒吸口凉气跟伍苇静说:“伍医生,他这是有病吗?我不信。有病还这么吓人?他这样,哪个女人受得了啊!我看你是想让他弄死我,我跟你没仇吧?”

 

卢畊弘听着有些骄傲,他从小在小伙伴之中就独树一帜。

 

伍苇静脸一红说:“别瞎说,他说每次要弄的时候都不行,我才找你来的。放心,就接触一下,不进去。”

 

“既然不进去,那你自己怎么不来?这么极品的宝贝,我不信你不想试一下。”

 

那女孩的话刺激到伍苇静了,弄得她有点慌,强行管理表情,板着脸说道:“我是医生,怎么可以跟病人这样?我可是有职业操守的人。”

 

她说不下去了,卢畊弘却是浮想联翩,都想怂恿她亲自来了。

 

跟那女孩相比较,卢畊弘还是希望是她的。

 

伍苇静不好意思在这话题里纠缠了,强行改变话题叫卢畊弘躺到床上。

 

卢畊弘一躺下她就跟那女孩说:“你上去吧。”

 

嘴上说怕,那女孩却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,她在卢畊弘的腰两侧跪立着居高临下冲卢畊弘抛媚眼说:“帅哥,我底下什么都没穿哦!我刚才洗得干干净净的,你想不想试试?”

 

卢畊弘听着一激动就竖直了,她看着格格直笑,往上一移,卢畊弘的那物就被她罩到浴巾底下了,卢畊弘能感觉到轻微的触碰,她的身体凉凉的,卢畊弘自己却像着了火一样难受,直想对准了往上挺腰。

 

伍苇静不满的跟她说:“你这样我怎么观察?”

 

那女孩突然一愣,脸上带着愕然的表情把浴巾拉起,卢畊弘垂头丧气的不敢看伍苇静,甚至没有心思欣赏那女孩的美好。

 

他刚才忍不住挺腰了,也一如既往的颓了,这让他很泄气。他还想在伍苇静面前表现一下呢!

 

伍苇静看着他,愕然道:“原来是真的呀!我还以为是你编的呢。”

 

那女孩不服气,坐在卢畊弘上面一阵努力,没动静。她上手又是一番忙碌,见卢畊弘始终没反应,她觉得挺没面子的,下来气鼓鼓的说……
 

“伍医生,他嫌我长得丑呢,这我可没办法。活我可干了,工钱不能少。”

 

她就这么坐着让卢畊弘看,甚至有意张腿,甚至都开口了,卢畊弘这次却是起不来了,他听了女孩的话,忙捡起裤子问她多少钱。

 

女孩看着卢畊弘的脸一番纠结,最后咬牙说:“算了,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,姐今天免单。”说完她进洗澡间拿衣服出来,当着卢畊弘的面穿将起来,一点都没不好意思。

 

卢畊弘看着看着终于起劲了,惹得伍苇静嗔他说:“早干嘛去了?”说着竟打了他下面一下,疼得他捂着冒冷汗,伍苇静才吓到拉开他的手给他看有没有事。

 

那女孩穿好衣服见他们那样,格格笑道:“伍医生,你们干嘛呢?我还没走呢,你那么着急干嘛?我还是快点走吧,免得呆会儿不行又怪到我头上。”

 

她说走就走,留卢畊弘跟伍苇静两个人在房间里面面相觑,窘得谁都不好意思说话。

 

最后伍苇静应该是受不了了,拣起手提包低着头匆匆就走,走到门口才停下,纠结半晌,咬着牙回头跟卢畊弘说:“我就不信你真不行。你这应该就是心理问题,怕生。只要克服了第一次,以后应该就不会这样了。”

 

说着她回来把外套脱了,把卢畊弘推倒在床上说:“你别动,我再试一下,不许你主动碰我,听到没有?”她脸红得可以。

 

卢畊弘都懵了,她这是要亲身试验?

 

卢畊弘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就热血沸腾,僵直着躺在床上,一动都不敢动。

 

伍苇静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,终于下定决心爬上来,裙子也不脱,只往上拉了下,学刚才那女孩一样跪在他身体两侧。

 

卢畊弘什么都看不到,只感觉到腰被伍苇静的丝袜美腿夹压着,裙底似乎有东西落在自己身上,温热滑腻,他顿时有挺身的冲动。

 

伍苇静红着脸缓缓靠近,卢畊弘试探问她说:“你……你不脱衣服吗?”

 

“不脱。”伍苇静的脸似乎冒着热气,卢畊弘能感觉到她的羞涩,但她还是很大胆。

 

真的触上,虽然中间有障碍,卢畊弘的昂扬用力的抵着她下面,心情还是很澎湃的,奇迹般,一点以前临门泄气的感觉都没有,还有飙升的势头,他觉得肯定是因为自己喜欢伍苇静。

 

伍苇静也很诧异,说:“没事啊,怎么你跟小茹会那样?”小茹就是刚才那女孩,也不知道是真名还是假名。

 

卢畊弘觉得问题还没真正解决,就提醒她说:“可能是因为你没脱衣服。”

 

伍苇静听着脸一红,视线在他脸上流转,似乎想看出这是不是他设的陷阱。

 

她考虑了好一会儿才跟卢畊弘说:“你不许看过来。”说着把手伸进裙底。

 

卢畊弘看着呼吸一滞,忙把头扭到一边,知道她是要跟自己零距离接触了。

 

把底裤扒到一边,她一抓着自己的宝贝找方位,卢畊弘就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

本来没有动她的打算,但感觉到自己一点疲态都没有,无意间瞟进她裙底,卢畊弘一冲动就失控了,大吼一声翻身把她压到底下,掀开她的裙子,找准地儿,在她的惊叫声中,红着眼疯了一样撞下去……
 

谁知他太着急了,都没注意到伍苇静手松了以后小裤又弹回原位了,所以一撞上阻碍,疼得他“啊”的一声就叫了起来,落到地上捂着打起滚来。

 

伍苇静吓到了,顾不上他刚才的不礼貌行为,跳下来问他说:“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

 

卢畊弘额头冒着冷汗,忍着痛哭丧着脸跟她:“可能断了,怎么办?”

 

伍苇静是个有经验的医生,可不管他怎么说,亲自看过以后,白他一眼说:“没事,最多有点挫伤。”说完愤愤然跟他说:“活该,谁让你乱来。”

 

卢畊弘是彻底清醒了,不好意思的跟她说:“我是见你太漂亮了,我忍不住。”

 

“又胡说八道了。以后你再跟我说这样的话,看我还理不理你。”

 

伍苇静虽然说这样的话,卢畊弘却没感觉到她在生气,但也不敢造次,低着头说:“对不起!我下次不会了。”

 

“还有下次?”伍苇静气愤打他几下说:“你没事了,不用看医生了。现在我基本可以确诊,你这就是心理问题。只要你找到喜欢的女孩,跟她做过一次以后,就不会再有问题了。到时候你想跟谁做就跟谁做,包管不会像现在这样了。”

 

“真的假的?”卢畊弘不是很信。

 

“你找到喜欢的人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

听伍苇静这么说,卢畊弘脱口说道:“我喜欢你啊!”

 

“你……”伍苇静被他气得胸口剧烈起伏,被他深情看着,渐渐就平静下来了,叹口气跟他说:“我去问问小米愿不愿意跟你交往吧,你等我电话。”说完不敢再呆,出门就走。

 

卢畊弘虽然喜欢萝莉,但还不至于见到萝莉就想弄到手,忙拣起裤子边穿边追出去想解释,谁知一出门正好见到她跟一个男的撞到一块,她哎呀叫着往地上摔,卢畊弘忙冲过去扶住,骂那男的说:“你瞎呀?没见到有人吗?”

 

卢畊弘这有点蛮不讲理了,现场都没看到就瞎骂,他主要是太着急在伍苇静面前表现了。

 

那男的原想道歉的,被卢畊弘惹恼了,眉头一竖正要骂人,突然怔住了,在卢畊弘脸上打量一会儿,试探着问他说:“哥们,你是不是姓卢?”

 

卢畊弘诧异点头说:“对啊!你认识我?”

 

那男的身材瘦削,一副没精没神的样子,衣着打扮流里流气的,看着眼熟,卢畊弘却想不起自己在哪见过他。

 

“哈哈!老同学,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!我是郑志。”

 

卢畊弘搜肠刮肚的想,终于眼睛一亮说:“是你小子呀!这么多年不见,我都不认识你了。”

 

初中同学也是同学,卢畊弘倒没有因为学历而小瞧他,只是这货初中没读完就出去混社会了,卢畊弘跟他不算熟,热情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

寒暄过后,他眼睛发亮的盯着伍苇静瞧,问卢畊弘说:“这位是嫂子吧?”

 

这话可怎么答?自己跟伍苇静是从同一间房里出来的,自己又只穿着裤子,略一犹豫,卢畊弘硬着头皮尴尬的说:“对啊,这我老婆。”说着他把伍苇静搂过来了。

 

伍苇静略微一挣没摆脱,只好白他一眼强撑笑容跟郑志说:“你好!”

 

卢畊弘见她没有拆穿自己,顿时一乐,正要趁机再吃点豆腐,她却不给机会,高跟鞋踩下,卢畊弘疼得跳脚时她一声冷哼走了。

 

郑志憋着笑等伍苇静走远才小声问他说:“小两口闹别扭呢?”

 

卢畊弘正要吹牛,他手机响了,看一眼屏幕后挺着急的跟卢畊弘说:“我这有点事,先走了,改天请你吃饭。你手机给我。”

 

他接过卢畊弘的手机拨了他的号,拍拍卢畊弘肩膀就跑了。

 

卢畊弘对重遇郑志兴趣不大,回房回味着伍苇静在时的感觉,心里很是激动,想着她肯定是对自己有感觉的,要不然她也不会对自己做这样的事。

 

女医生给男病人治病会用这种方法,这种话鬼都不信。

 

他本来想留在酒店过夜的,谁知公司有急事叫他回去,说一个大单出了纰漏,需要他跟他的团队连夜补救。

 

这一忙就忙到了深夜,疲倦时他扫一眼坐他旁边的女同事翟晓莉的大腿,想到在酒店时看到的伍苇静裙下露出的美腿,他无意识的露出幸福笑容,却是吓得翟晓莉拉了下裙摆遮住,仿佛怕他扑过去一般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揉弄着未发育完全的小乳-输了听对方一个暑假

不要舔花心酸.男女最激烈的床戏小说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