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食材大全 正文

被灌满了你们快停下.好烫尿到肚子里了np

王景文抱着挨骂的危险做出了大胆的举动,将手放了上去,谁知女人并没有拒绝,反而配合的扭动着身子。

 

 

“大哥,你这是在干什么呀,这不大好吧?”

 

 

女人明明说着心不甘情不愿的话,但是却并没有明确的态度,要拒绝王景文。

 

 

王景文暗自腹诽,俗话说,有其母必有其女,这母女俩还真是一样,不过他的嘴上的理由却依旧冠冕堂皇。

 

 

“大妹子,刚才你被蟑螂侵袭了身体,必须要疏通一下经络祛毒,你知道蟑螂这个东西毒素是很厉害的……”

 

 

“太感谢你了,大哥,你好好给我捏捏,赶紧让毒素排出来吧……”

 

 

女人说话的功夫又扭动了下身子,老老实实趴好。

 

“行嘞,我包你满意啊。”王景文推拿着女人的后背,眼睛直盯着这么美妙的身姿。

 

 

可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赵云秀的喊声。

 

 

“妈,妈!”女人听到声音连忙推开身上的男人,把自己的衣服拉扯下,刚从床上下来,门就开了。

 

 

王景文傻了眼儿坐在床边,看到赵云秀走了进来用手背抹了把嘴,也跟着站了起来,发现自己忘了提裤子。

 

 

女人也一副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样子,赵云秀看着两人一时有些怀疑和惊讶。

 

 

“妈,你们在干啥呢?”赵云秀瞪大眼睛问女人。

 

 

女人哈哈笑了两声,摆摆手说,“没什么,云秀你可别瞎想,这不是我刚被蟑螂咬了吗,他帮我排毒,排毒。”

 

 

王景文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点了点头。

 

 

赵云秀不管女人说的是真是假,就先让王景文出去了。

 

 

王景文在门外等着,内心忐忑不安,也不知道赵云秀会不会原谅自己,不过回味起刚才那种感觉,王景文浑身更加难受起来了,真想发泄出来啊。

 

 

过了一会儿,赵云秀出来了,王景文才上前去询问情况,“云秀,这真是你妈啊。”

 

 

赵云秀斜眼瞪了一眼王景文,边咬唇边拧了下王景文的胳膊,疼的王景文呲牙咧嘴。“王叔你看不出来吗?还好我回来的及时,你们真是……”

 

 文学072068214.jpg

王景文连连求饶,心想这股蛮劲果断是亲母女俩啊,“哎对不起对不起,我看出来了看出来了。”

 

 

赵云秀松开了手,眉头紧凑,站在一旁无可奈何地直喘粗气。

 

 

“你怎么这么狠心,我刚才还给你妈排毒来着。”王景文揉搓着自己的胳膊,愣是委屈得说道赵云秀。

 

 

“你排没排毒我难道不知道吗,我可告诉你,我妈的身材出了名的好,村里多少个男人都想要,你呀,少打那主意。”赵云秀瞥了王景文一眼,心里不知道怎么的,弥漫着一股酸意。

 

 

王景文还以为是自己光棍太久了所以才经不起诱惑,听赵云秀这么一说,真是占了把大便宜。

 

 

王景文上前一步,直接把赵云秀按在了墙上,“云秀,我跟你妈真没什么,你比你妈漂亮多了,我毕竟是个男人,经不住你们娘俩勾搭。”

 

 

赵云秀心突突地跳,呼吸跟着急促起来,脸蛋儿唰的一下通红,转念一想立即推开了王景文。

 

 

“你干什么呢,我妈还在屋里……她就是来接孩子回乡下的,我以后要跟虎子去工地了没空看孩子。”赵云秀说着就撞在了王景文的怀里,眼神里流转秋波,王景文一把推开。

 

 

“走?回乡下?能不能别让他走,要不然让你妈住我那屋。”王景文直接吐露心声,下一秒就后悔了,愣是不敢直视赵云秀的眼神儿。

 

 

赵云秀生气先把吴桂芬送走了,王景文一个人待在屋里垂头丧气,心想着以后可没机会了,到手的熟鸭子就这么飞了。

 

 

“嘀嘀嘀,嘀嘀嘀……”一阵铃声催命似的响,王景文连忙接通了电话。

 

“周六!你说你整天闲的就知道下棋,怎么从娘胎里蹦跶出来的,合着非要粘着我。”

 

 

王景文心情不好,冲着手机发了一通火气,谁知道一下子把周六给惹毛了。

 

 

王景文话音刚落,耳边传来要挟声。

 

 

“好你个王景文,亏我把你看成我老朋友,今天是怎么了,人生想不通了?我看你是被那小娘们儿弄花了眼迷乱了心,看我不帮你整明白。”

 

 

王景文意识到周六话里有话,紧抓手机不放,额头上青筋暴起动真格了。

 

 

“你要干什么!我告诉你你可不许胡来,要出事儿了怎么都解释不了。”

 

 

王景文话还没说完,耳边传来挂断电话的嘟嘟声,王景文心虚得额头冒汗,一时不知道干什么才好。

 

 

这赵云秀刚把她妈送走,她要是出啥岔子可怎么对的起她妈呀,再怎么也轮不到他周六出来闹腾。

 

 

王景文心头一阵,琢磨着周六会干出什么事儿来,脑海里浮现出周六那股子色眯眯的劲儿,王景文浑身不舒服。

 

 

“不行,我得去找他一趟。”王景文自言自语地出了门,出去转悠了一圈没找到周六的影子,逢人就问,别人还都以为王景文是着急下棋呢。

 

 

晚上饭点儿,王景文饿着肚子回来,刚走到家门口就闻到了饭香味儿,西红柿炒鸡蛋。

 

 

王景文看自己屋里的灯亮着,寻思是赵云秀回来了,难不成是为了补偿他做了好吃的?

 

 

王景文心里激动,迫不及待地走过去打开了门。

 

 

“哎哟老伙计,你可回来了,我这棋盘子等你一天了。”

 

 

王景文一进门就看到周六毫不客气地坐在凳子上吃喝着,笑得嘴角咧巴到了腮帮子。

 

 

一想到找了周六一天,王景文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指着周六的大鼻头就骂,“你故意的老东西,见不得别人好,你烂眼睛。”

 

 

周六呵呵大笑两声,眼神儿斜视过去,脸上的笑变得更加奇怪。

 

 

“老朋友你可不能这么说啊,咱们俩毕竟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关系,好东西不都得分享嘛,我这不是陪你吃饭下棋吗,顺便跟你谈谈那小媳妇儿的事儿。”

 

 

周六又坏笑了两声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景文的脸。

 

 

王景文眼神儿飘忽不定,心里发慌了。这周六的脾气他最清楚,从小鬼心眼就多,想到啥就会做啥,抢东西也最在行,从不管那三七二十一。

 

 

王景文喉结抖动两下,咽了把口水,他从来没想过胡子拉碴的年纪还会有春天,更没想过对手会陪着自己变成了老对手。

 

 

王景文现在的心思安稳不下来,只要周六在屋里,那赵云秀就不会有什么事儿。

 

 

“周六,我跟你这么多年了什么都瞒不过你,实话说了吧我动心了,赵云秀那丫头确实漂亮,可咱得说好有这心没这力,我可从没碰过她,她男人在身边哪轮到我这糟老头子。”

 

 

王景文无奈摇了摇头,可惜了前几次有机会没办成,那也不能让周六抢了先。

 

 

“老王,我咋觉得你的力挺大呢,那小媳妇儿主动往你屋里跑,要是我我可扛不住,呵呵。”

 

 

王景文瞄了周六一眼,端起来面前的酒杯一饮而下。

 

 

两人不再谈赵云秀,边下棋边吃喝了起来。

 

 

十点多钟,王景文晕晕乎乎睁开了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酒摊子不知道被谁清理了干净。

 

 

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王景文定睛看去,凭着身上残留的酒劲儿激动起来,浑身一下燥热了起来。

 

 

“王叔,来喝杯温水吧。”

 

 

赵云秀身穿一件吊带花边睡裙,两只肩膀看起来润泽光滑,一抬胳膊就露出来一片。

 

 

“哦,好。”王景文咕咚咕咚几口下咽,眼睛直盯着赵云秀看,一只手忍不住伸了过去。

 

 

“虎子呢。”王景文把杯子放在一旁,把赵云秀的手握在自己手心。

 

 

“他今天晚上不回来了,他……”

 

“不回来了?”王景文一秒欢喜一秒愁,赵云秀的话让他又惊又怀疑。

 

 

王景文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好机会,心却动摇了。吴桂芬是赵云秀送走的,心里面还落寞着,对赵云秀有些不满,说没心情倒不如说没刺激感。

 

 

王景文松开赵云秀的手,一把拦住那细腰。

 

 

“啊,王叔你干什么。”赵云秀猝不及防,回头的功夫又被王景文吃了把豆腐。

 

 

“云秀呐,你今天晚上是不准备回去睡了。”王景文拉动着赵云秀的小手,意味深长地说道。

 

 

“王叔,我一个人睡觉害怕……”赵云秀说完满脸羞涩,不过反倒让王景文心头一热。

 

 

“那咱先把门关上。”

 

 

王景文忽然注意到敞开的门,连忙走过去把门刚合上,可几下脚步声当当当传来,吓得王景文一动不动。

 

 

“老王,我刚才看见那谁来你屋了。”

 

 

周六说着就推门,哐当几下子惹得王景文虚惊一场。

 

 

“老王,你给我开门,你是不是干那事儿的,行啊你老王,你……”门外的周六像只发了疯的狗一个劲地喊,王景文知道他开不开门就回了被窝。

 

 

赵云秀听到担心起来,吵着要先藏起来。

 

 

王景文已是满头大汗,自己被夹在中间很是无奈。

 

 

“行了行了不用管,过会儿他就走了,孩子就睡了。”王景文重新把赵云秀搂在怀里,一股温暖袭击了胸膛。

 

 

门外突然没了动静,王景文倒觉得正常,这么多年周六跑自己家门口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三更半夜屁大点事都要跑一趟。

 

 

想当年王景文刚结婚的时候,周六天天晚上来闹洞房,可王景文该办事办事儿,一点都不耽误。

 

 

说实话这种感觉挺久违的,王景文躺床上睡的安心。

 

 

就当赵云秀要动弹的时候,门外又砰砰砰地敲了起来,王景文没了耐心穿上衣服就要出去,一副要打仗的架势。

 

 

“姓周的,你他妈烦不烦,还没完没了了,赶紧滚回去睡觉,你说人跑我屋了,就被你这狗眼看到了?别吵我睡觉。”

 

 

王景文噼里啪啦一阵怼,外面又没了动静,王景文扭头冲着赵云秀眨巴眼,逗得赵云秀笑出声来。

 

 

“行!老王,我都听到声了,我就是证据!我……你等着吧你!”

 

 

周六气的腮帮子圆鼓鼓,当当当地离开了王景文的家。

 

 

夜晚又恢复了平静,王景文顺手把灯关了,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床上,赵云秀妖娆躺在床边,笑脸盈盈活像天上嫦娥仙子。

 

 

一股困意袭来王景文打了个大呵欠,这人上了年纪晚上容易犯困,王景文低估了自己的精力。

 

 

“云秀,快睡觉吧。”

 

 

赵云秀的脸顿时拉了下来,挪动身体贴在王景文的后背上,下面更是瘙痒难耐。

 

 

“不行啊,王叔你可不能打退堂鼓,人家想要嘛。”

 

 

赵云秀推搡了两下王景文,可王景文没了动静,紧接着打呼声响了起来。

 

 

赵云秀皱紧眉头喘着粗气,没有丁点睡意,郁闷的要死。

 

 

“老王,老王。”第二天一大早周六就登门拜访,一进门果然看到王景文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,只是身旁的人儿不见了。

 

 

王景文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嚯得眼前一亮,“周六!你大早上又来!”

 

王景文气的上气不接下气,抄起来旁边的衣物朝周六砸了过去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什么都没穿。

 

 

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,王景文可惜得叹了口气,都怪自己喝的太多了才会那么困,真是丢人了。

 

 

“老王,你昨天晚上都干什么了。”周六用审犯人似的口气问王景文,王景文想起来周六昨晚喊门,立即精神起来,从床上跳下来按住周六就打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岳弄怀孕了:挺进腿心间的热铁狂野进出着

勾弄花液顶 装睡让滑进去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